《中国保健协会网》
由 中国保健协会保健品市场工作委员会 主办 快速导航  工作邮箱登录
首  页 | 行业聚焦 | 工作动态 | 市场监督 | 非常观点 | 媒体曝光 | 市场峰会 | 庶正康讯
政策法规 | 注册申报 | 批件搜索 | 市场调研 | 调研报告 | 展会信息 | 信用评价 | English 


互联网 www.chca.net.cn
中国保健行业历年十大事件 | 销售商俱乐部 | 《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7月1日施行 保健食品原料目录(第一批)征求意见

保健品“号贩子”生意也不错

庶正康讯微信 2016-2-1  

上周,东北女子怒斥“号贩子”的视频点燃了百姓对看病就医“难”“贵”和“乱”的强烈不满,也再次引发了媒体对国家医疗资源配置失当的吐槽。今天也来凑凑热闹,不过乱点的不是堵在医院门口的“号贩子”,而是在保健食品行业很热闹的“倒卖批文”现象。

据庶正康讯统计,审批制度建立以来共发放保健食品批文超过15000多张,但仅有6000余个产品在正常生产,大量批文处于沉睡状态。与此同时,近年来保健食品“一号难求”现象使新投资进入市场难比登天,为了加快速度不得不慌不择路四方求购蓝帽子。

于是倒卖保健食品批文成为一项绝好生意。我认识一个十多年前倒卖球票的“黄牛”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委托报批公司先后报了几十个蓝帽子,一个能挣几十万。后来因为这些批文没做过严格的实验研究,受让方在生产时困难重重要求退货,不得不跑路躲了起来。

这种以卖号为目的的申报项目不仅在生产时麻烦不断,也加重了注册检验和审评环节的工作压力,使得做过充分研究的过硬产品不得不排长队甚至失去了进入市场的最佳时机。在此提示急于进入市场的企业买号时务必看准,能够顺利生产后再付款,避免遭受损失。

根治保健食品申报周期长、低水平重复和倒卖保健食品批文的问题,是行业对当下保健食品管理制度改革的高度期待。今天推荐一篇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朱恒鹏主任的文章,借鉴其治理“号贩子”的思路,寻找解决保健食品拿号难问题的对策——

——王大宏

推荐阅读


关于号贩子,经济学者和医生的一次对谈

来源: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中心(2016.01.30)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朱恒鹏

大约是2006年,爸妈进京来我家小住。看到老爸眼边长了一个脂肪瘤,我决定带他到同仁医院找专家看看。老爸认为需要早上三四点起床排队挂号。我说您老不用这么辛苦,我们就6点起床,从从容容吃完早饭7:30去排队,挂不上号 大不了花些钱找号贩子买号。

七点多到了医院挂号大厅,号果然已经挂完了。预料之中,所以倒也没有很失落。还没有离开挂号大厅,就有一个号贩子主动搭讪,虽说要价三百,比排队挂到的14元专家号高出许多,但毕竟让我们节省了许多时间。没想到买到的是一号,所以专家进入诊室开始叫号时,我们第一个进去。专家看到我们,愣了一下,严肃地问:“你的号是从票贩子那儿买的吧?多少钱?”我坦率承认了,告诉他三百。坦承归坦承,脸上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从传统观念来看我这种做法好像是有点“不太光彩”。

医生接着说:“你们先出去吧,等到十几号的时候我再叫你们进来。”因为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医生一说,我就下意识领着父亲往外走。走到门口,突然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我是一号,凭什么要到十几号才能进来。于是回头问医生为什么,医生回答说:“别人都是起个大早排队挂号,还有些人甚至都排了一夜的队了,你倒好,不花力气从号贩子那儿买一号。是不是因为你有钱就可以跟别人不一样啊?有钱也得排队,遵守规则。”

我开始心平气和地和医生讲起了道理:“如果我不坦承,您也无从证明我是从号贩子手中买的号吧。因为是从号贩子那儿买的号,我就不该排在一号。若是我昨晚10点来自己排队挂到的一号,我就当之无愧了,对吧?”

“当然!”医生严肃地看着我说。

“如果昨晚10点我出门时遇到小区保安,保安问我这么晚了还出门做什么。我告诉他到同仁医院连夜排队挂号。保安灵机一动,和我商量’教授,您给我300元钱我替你排队挂号,你安心休息好不好?’我知道保安的月工资不过1000元,排一夜队挣小300元对他挺划算,而我多花小300元可以睡个安稳觉,自认为也划得来,交易达成,保安替我排一夜队挂了个一号,挣了小300元很高兴,我踏踏实实睡了一个安稳觉,还领老父亲找专家看了病,也很惬意!”我停下来看着医生,她没有表态,示意我往下说。看得出来她产生了兴趣。

“你看啊,我自己来排队挂到一号,他替我来排队也是挂到一号,我们俩之间的这个交易没有伤害到任何第三方,但是却提高了我们双方的福利,他排一夜队挣到了平时要上十天班才能挣到的收入,我花费300元踏踏实实睡了个安稳觉。没有伤害任何第三人,我俩却都得到了好处。我这样得来的一号您没有理由不让我第一个看病吧?”

“好像是这样。”医生有些迟疑。

“怎么是’好像’,就是这样。”我答道。

“有意思,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医生问。

“我是个经济学者。我和保安之间的这个交易,经济学上称之为’帕累托改进’,指的是改变资源配置,没有伤害任何人,但却改善了某些人福利这种情况。是一个名叫帕累托的意大利经济学家提出的一个概念。”我答。

医生:“有意思,没想到,经济学有点意思,你说下去。”

“那好,既然这没问题,” 我继续说道,“那咱们再进一步,假如这个保安心机一动,心想自己为嘛要做保安呢?!当保安一个月辛辛苦苦才挣1000元,还不如专门替小区居民排队挂号,一个月能挣个五六千。于是他辞了保安专职帮小区居民排队挂号,在这个过程里,小区居民的福利改善了,保安的福利也改善了,同时也没有伤害第三方。自然,这个保安也就是成了我们所说的号贩子。可是我们仔细想想,这个前保安、现号贩子做错了什么呢?他又伤害谁了?”

“嘿,你这说法挺有意思,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问题。”医生露出了笑脸。我也笑了笑:“其实道理就是这样的,只不过很多人没有仔细分析过。”

医生点了点头道:“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我说:“我知道你觉得哪里不对。一般的社会观念认为,如果一个人有钱就能得到更多更好的社会资源,不符合我们的公平理念。那么我们就来看看,什么样的资源配置方式,能让我们觉得更公平。如果我们不用货币价格作为资源配置方式,那么其他可选的,无非就是以下几种。”

“第一种是排队,先到先得。我们必须承认,这种分配方式并不能保证最需要得到资源的人能得到,而往往会让时间最不值钱的人先得到。在这种配置方式下,那些时间值钱的人往往就挂不到号。而时间更值钱的人往往也是能给社会创造更多价值的人。北京各大医院早上挂号的人中,有不少退休的老头老太太,他们到这些三甲医院挂号仅仅是为其早就确诊的糖尿病或高血压开个药,退休老人时间悠闲,排队挂号就有优势;而中科院北大清华的一些四五十岁的专家,却经常听到因时间宝贵耽误了看病的事例,’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说得就是这个人群。所以排队挂号这种方式也谈不上什么公平。”






本站转载文章版权属原作者,如有版权疑问请致电010-83505145-212。加入保健协会请咨询010-83504221
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 © 2005-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E-mail:xiehui@chca.net.cn 传真:(86)10 83505146
地址:北京右内72号 万博商厦902室 电话:(86)10 83505146(调研业务、信息产品) 83502445(准入咨询) 83504221(协会事务) 83501235(公关事务)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3005185号 北京网聚无限提供网络带宽 公安网监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6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