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健协会网》
由 中国保健协会保健品市场工作委员会 主办 快速导航  工作邮箱登录
首  页 | 行业聚焦 | 工作动态 | 市场监督 | 非常观点 | 媒体曝光 | 市场峰会 | 庶正康讯
政策法规 | 注册申报 | 批件搜索 | 市场调研 | 调研报告 | 展会信息 | 信用评价 | English 


互联网 www.chca.net.cn
中国保健行业历年十大事件 | 销售商俱乐部 | 《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7月1日施行 保健食品原料目录(第一批)征求意见

15年被骗15万 老年人为啥偏爱保健品

东北网 2015-9-15  

 东北网9月15日讯 快一个月了,81岁的赵振兴老人感觉到自己心口越来越堵得慌。这是因为他碰到了件窝心事儿。他背着儿女把他们给的近万元养老钱都给了从未谋过面的“好心人”。这不能跟儿女说,可不说吧,“好心人”拿了钱后,办事儿却越来越拖拉,更可恨的是,电话里“好心人”压根儿不承认多收钱,更别说兑现要给他的10万元报销款了。

  每天守着电话,赵振兴像热锅上的蚂蚁。情急之下,赵振兴无奈地来到齐齐哈尔市消协,请求帮着要回自己的钱,要回报销款。

15年“健康路”稀里糊涂

  交15万学费仍执迷不悟

  在赵振兴眼里,卖保健品的都挺和气,人都挺好。赵振兴和老伴有点退休金,3000多块钱,平日里老两口连买根冰棍都舍不得,但是听说对身体有好处的保健品却一掷千金。赵振兴提及买过的保健品,掰着手指头算:几千块钱的氨糖、一万多块钱的床垫,几百元小的产品就不用说了,几乎广告上播的,人们口口相传的他都买过,算一算大概得有十五六万块了。好不好使?赵振兴实话实说,有的保健品吃了不舒服就给人了,有的开始还行,时间长了吃了没效果就扔到一边了,但没吃好也没吃坏。床垫就躺在那里,除了睡觉外,好不好使,自己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是买这些保健品的时候,人家说的话都特别对心思,自己也是抱着治百病、强身健体的愿望。

  以前的这些吧,赵振兴都没太追究,但今年买的巴西蜂胶可让他睡不着觉了。吃坏了?记者问,赵振兴摇头说,倒是没有,可总觉得不太对劲儿。

  着急,赵振兴有点语无伦次:实际上蜂胶一共买了四五次,连买带送五六十盒,花了4600元。不过,大概吃了三五盒就放下不吃了,感觉效果没有说的那么明显,再说还有不少保健品,吃不过来。

  “那为啥还十盒、二十盒地买呢?”赵振兴说,“北京这个卖蜂胶的院长,自称叫刘鹏,是北京老年疾病研究院的,几次电话购买产品后,刘鹏热心地介绍说,可以为他申请个报销的机会,国家红十字会给报销70%,按销售额17万元算,大概是107000元,但必须是给消费者,不能给研究院,想报销,条件就是不能跟别人儿说,按流程要求走。”

  太好了!赵振兴心动了,一口应允。随后,他按照“刘鹏院长”口述写了自己大概十几万元的药品消费记录,整理记录过程中,刘鹏又“出乎意料”地说报销卡住了,院里医务科长李涛不同意。按照刘鹏给的电话赵振兴找到李涛,李涛答应他,只要交10盒巴西蜂胶钱,还有党费,一共5099元的费用,就同意这事儿,赵振兴心疼,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豁出去了。

  赵振兴拿到快递送的药将5099元交给快递。快递人员好奇,问了几句后就建议他别给钱,估计遇到骗子了,但赵振兴不太相信。谁知,不几天,一个自称财务负责人打电话给他,说还必须要交2600元的税,经过讨价还价,赵振兴同意交了300元的税。此后,又有个国良院长出面,说想报销还要交几千元费用才行。他不想交,再打电话,这些人就不再提报销的事儿了。赵振兴说到这儿,感觉头有点大了。

  讲述中,赵振兴每次购买的记录,快递单,联系人的电话、姓名都记在一个小本子里。记者翻看时发现,之前还有很多购药的联系方式等记录,这些药品宣传信息大多都是通过听广播、社区门上的小广告,还有小区内的体验馆得来的。

  市消协副秘书长信伟拨通赵振兴提供的电话,几经核实,对方只承认确实有这么个人买蜂胶,但只花了4000多元,其余的费用一概没有。愤怒中,赵振兴再次熟练地拨打了北京的电话,但电话再没人接,随后接连打了所谓的几个联系人的电话,接听人告诉赵振兴,他要找的刘鹏、李涛都已调走了,不在这儿了。

  赵振兴看到了“好心人”的真嘴脸,如泄了气的皮球低下了头,后悔地说,真想揍这些人一顿,骗子!我的儿女可都是医院的啊,我怎么就这么糊涂,没听儿女的呀。最后,赵振兴老人说,如果维权不成,想通过媒体曝光这些专骗老年人的骗子,看看他们都有什么手段,教教老年人防骗的招术。

保健品骗老年人有一套

  一己之力维权基本没可能

  目前,市消协已向北京当地消协发出了赵振兴消费受到欺诈的函,一旦取得联系,维权还要面对核对、调解等环节。但综合近一年来跨地区的消费维权案来看,异地奔波、花费不菲、费时费力,消费者大多耗不起,维权大多搁浅。而专挑老年人欺骗的保健品商家也早就盘算好了,老年人实在,再给点赠品、好处就更容易得手,加上老年人不会维权,不懂得留凭据,更没有能力异地维权,所以只管套牢,即使有相关部门追究起来,最后一步,身份、公司都是假的,还可以上演人去楼空、逃之夭夭。

  市食药监人员检查中多次发现,以会议推销、电话营销、讲座宣传、现场体验等形式,非法推介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的现象屡次打击仍“顽强”存在。这些公司,有的注册的是食品公司,没有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也没有进行保健食品备案登记,销售的激光床、多功能美体减肥仪、多功能激光仪,均未按国家法律法规的有关要求进行注册,属于非法产品。这类公司通常以虚高的产品价格弥补免费体验活动的成本,采取张冠李戴的做法,在产品广告中牵强附会地加入一些高科技元素和专家观点,谎称所销售产品中运用到了某项专利技术,进行虚假和夸大宣传,误导消费者,并把合法产品和不合法产品掺杂在一起兜售,老年人一般难以分辨。一旦将产品售出,蒙骗者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逃离,消费者维权难度极大。令监管人员头疼的是,一些在陷阱边上的老人反将矛头倒指,怪他们管闲事儿,甘当“肥沃土壤”。

心病仍需心药医

  老人需要真心关怀

  采访中,记者与一些老人闲聊,老人们自己找到了爱信骗子的病根儿。

  李群76岁了,李大妈两个孩子都在外地,空巢的日子无聊,老人起得早,一些小区门口的体验馆开门早,热闹,有伴儿,大家开心,而且老年人都身子骨不好,这些体验馆都讲些健康知识,还时不时给些礼品,大爷大妈十分热情,有的工作人员跟邻居大妈都叫妈了,处得比儿女都近乎,有时甚至还特意给买点菜,买点糕点,上门唠家常,这样关心老年人需要的做法,让社区的老年人都有好感,所以,谁说他们骗人那都是没事儿找茬儿。

  张树文大爷72岁,他三个孩子,都在本市,可是,一个月、半个月凑不到一起一回,平日里还是自己和老伴儿,当初也跟李大妈一个看法,因为这个还跟儿女们有过矛盾,直到自己背着女儿买了一万多的床垫,不到一个月睡出血压高后,体验馆的干姑娘逮不着影儿,电话换了,店也关了,儿女们反而劝他们花钱买教训时,自己才恍然大悟,这些人其实是为了掏空老年人的腰包。

  透过骗子专盯老年人的维权难题可以发现,实际上,老年人特别需要儿女的陪伴,这样的交流才没有空白,才能掌握老年人在想啥,至少,老年人上当受骗的机会要少得多。尤其,随着我国老年人口的不断增加,一些保健品推销人员利用老年人渴求健康和摆脱寂寞的心理,忽悠他们上当受骗的机会越来越多,对此,防患于未然,做儿女的一定要引起重视,做好、做通老人的防预心理,大家一条心才能抵御无良骗子。

保健品不治病识假并不难

  市食药监称:保健食品外观会有一个蓝帽子标志,并写有批准文号和审批单位名称,查看“蓝帽子”是防忽悠的关键。

  据了解,保健食品主要分为两类,一类为具有特定保健功能的食品。另外一类是以补充维生素、矿物质为目的食品,即营养素补充剂类。

  有些市民购买保健食品是为了治病,但保健食品只有调节肌体功能的作用。保健食品不治病,药品才能治病。建华食药监孙维说,保健食品限定特定人群食用,具有调节机体功能,对食用量有规定。保健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可以标示保健功能,而普通食品的标签不得标示保健功能。

  市食药监局监管人员介绍说,保健品的批准文号一般为“国食健字”,批准单位只能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如果某保健食品的批准单位是某地方省份药监局,那么这保健食品则为假冒伪劣产品。一个保健食品对应一个批准文号,如果两个食品使用了相同的批准文号,其中一个保健食品为仿冒产品。



原文链接:http://heilongjiang.dbw.cn/system/2015/09/15/056817982.shtml
本站转载文章版权属原作者,如有版权疑问请致电010-83505145-212。加入保健协会请咨询010-83504221
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 © 2005-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E-mail:xiehui@chca.net.cn 传真:(86)10 83505146
地址:北京右内72号 万博商厦902室 电话:(86)10 83505146(调研业务、信息产品) 83502445(准入咨询) 83504221(协会事务) 83501235(公关事务)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3005185号 北京网聚无限提供网络带宽 公安网监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6241